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望门闺秀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一)

时间:2020-08-16 18:39标签: 甜文 穿越时空 穿书
第一章: 交锋1 蓝素颜身穿一件单薄的素色对襟棉夹,虽说也是正宗宫纺缎面儿的,却是洗得有些发白,如若细看,袖边领口都有些毛边,一条素色细花罗裙料子还算轻软,却是有些短了,裙边盖不住绣花鞋尖,这一身,看着可真有些寒酸,但她此时没心思顾及这些。
 第一章: 交锋1
 
    蓝素颜身穿一件单薄的素色对襟棉夹,虽说也是正宗宫纺缎面儿的,却是洗得有些发白,如若细看,袖边领口都有些毛边,一条素色细花罗裙料子还算轻软,却是有些短了,裙边盖不住绣花鞋尖,这一身,看着可真有些寒酸,但她此时没心思顾及这些。
 
    大夫人身怀六甲,却被老太太禁足在梓园里不许出门,素颜想想前世时,孕妇必须多运动,才会对生产有利,大夫人被禁足,连走动的地方也受了限制,又加之心事郁结,怕是会影响胎儿发育呢。
 
    时值金秋十月,金菊开遍了全府,满目澄黄艳紫,阳光下炫烂夺目,但素颜却无心欣赏。
 
    一大早大夫人身边的青凌来报信,说大夫人昨儿又没吃什么饭,她听了心里着急,忙往大夫人院里赶,穿过月洞门,前面便是大夫人的院子,素颜不由加快了脚步。
 
    “大姐,怎么,今儿又不去给老太太请安?”从西边路上缓缓走来蓝府二姑娘蓝素情,她大约十五岁的年纪,比素颜只小了几个月,是父亲平妻二夫人王氏所生。
 
    素颜无奈地顿了脚,转回头来,就见蓝素情身披一件簇新湖绿色丝绒锦披,里着浅绿色宫绸对襟绣金边的掐腰长袄,下着一条百褶长摆罗裙,亭亭玉立,袅娜而来。素情生得娇艳美丽,因着身体较弱,通身便流露出一股柔弱温婉气质,看着令人生怜,而那一身穿着,更是比素颜要强了不止百倍,不知道的,还以为素颜是蓝家的某个穷亲戚。
 
    “我先去看过母亲后再去给老太太请安。”素颜不想在这个时候与素情生事,便耐着性子,淡淡地说道。
 
    素情鄙夷的看着素颜,半挑了眉,脸上Y-IN阳怪气的:“大姐姐真是孝顺,对大娘可算是关怀得无微不至呢,不过,若是妹妹这样,二娘可就要骂了,说妹妹长幼顺序都分不清,不尊祖母,反倒先去看望自家母亲,如此做派,若让人知道,可是会丢蓝家的脸面的呢。”
 
    言下之意便是在骂素颜不按长序,把母亲放在祖母之先了,素颜心中又急又恼,却惦记着大夫人,低了头,懒得理她,转身继续往前走。
 
    “大姐果真无礼呢,眼里还有人么?妹妹好生跟你说话,你甩袖子就走,莫非,大娘平素便是如此教你对待妹妹们的么?”蓝素情却是不肯放过素颜,冷冷地在她身后说道。
 
    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找茬,一股怒意往头上直冒,自已母亲是蓝家嫡室正妻,乃是京城望门顾家之女,因着顾家老太爷顾太师在争储中迟迟不肯站队,被正当权的大皇子打压,寻了个小错罢免了官职,百年望族一时芨芨可危,而嫁给蓝大老爷的顾氏失去了娘家的依仗,便遭大老爷冷落,二夫人构陷,如今不旦失了当家主母的地位,更是身怀六甲时都不得自由。
 
    素颜神色端肃地看了眼素情,语气也变得冰冷了起来,说自己可以,辱及母亲,那便是大大的不该了,“母亲如何教导于我,不由你一个晚辈来置喙,你只管做好自己本分就行了,我如何做,不用你一个庶女来教。”
 
    一旁的紫睛见了便轻扯了扯素颜的袖子,大夫人在蓝家早已失势,二夫人掌着家里的大权呢,大姑娘若在这时候与二姑娘起了争执,倒霉的只会是大姑娘。
 
    素颜就回头看了紫睛一眼,紫睛微震,大姑娘的眼神并不怎么凌厉,却给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扯着衣袖的手不由就松了。
 
    “庶女?哼,大姐姐,我母亲也是平妻,凭什么说我是庶女,我与你一样是蓝家嫡女,况且,如今老太太和父亲不过是看在大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份上,才没有休了她,如若再生个女儿出来,哼……”
 
    方才还留些情面,这会子原形毕露了,蓝素情眼中鄙夷之色更甚,她最恨蓝素颜拿嫡庶身份说事,以母亲的家世才貌,怎么能永远屈居顾氏之下做一个侧室呢,而且,自已又哪一点比蓝素颜差了,顶着个嫡长女之名,却是从小脑瓜子就木,学什么都是半吊子,一样也不精,哪像自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身为大学士的老太爷也一再的夸赞自己是京城才女呢。
 
    素颜听得心中一酸,素情的话并没有错,父亲原就不太喜欢温厚端庄的母亲,嫌她太过无趣刻板,二夫人王氏也是出身名门,又是老太太的内侄女,性情活泼开朗,又心机深沉,惯会耍手段……如若母亲生下嫡子还好,若又是女儿,只怕父亲真的会休了母亲而将王氏扶正。
 
    “母亲一没犯七出,二没做任何不贤不孝之事,父亲凭什么要休了母亲?”
 
    “凭什么?哈哈哈,大娘已经拖累了蓝家,你不知道吗?如今顾家早已今非惜比,不但帮不了父亲,更是因着姻亲之故,差点将父亲的五品之职都免去了,若非我表姐深受大皇子宠爱,在大皇子跟前说尽好话,如今怕是蓝家已遭鱼池之殃了。哼,就凭这一点还不够么?”素情拿帕子掩嘴讥笑,那眼神,就如看着一个白痴一般。
 
    素颜正要再说什么,眼尾就瞟见老太太屋里的张妈妈正朝这边走来,便讥诮地看了素情一眼道:“你当祖母和父亲都如你一般龌龊无耻么?蓝家怎么说也是百年世族,诗礼传家,如此捧高踩低的小人行径,也只有你才能想得到。”说着,转身便走。
 
    但才走两步,身后的衣服便被素情扯住,“你……说谁龌龊无耻?你给我说清楚。”素情到底是女孩子,哪里听人如此骂过她,心一急,便揪住了素颜的衣服,用力往回一拉,只听呲啦一下,素颜身上的素色夹棉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