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我靠白莲人设攻略病娇男配 作者:好弱不禁风的一个胖子

时间:2022-04-25 13:03标签: 穿书 甜文 系统
本文文案: 闻梵安死了,在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穿进了一本古早虐文书里。 还是里面温柔病弱兵不血刃痛失所爱的深情男配。 可死了一次又再次穿越回那本古早虐文书里 自己却换了个身份,成了出场三章即死的炮灰女配盛玥,还绑定了一个走剧情保命换积分的奇葩
本文文案:
闻梵安死了,在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穿进了一本古早虐文书里。
还是里面温柔病弱兵不血刃痛失所爱的深情男配。  
可死了一次又再次穿越回那本古早虐文书里
自己却换了个身份,成了出场三章即死的炮灰女配盛玥,还绑定了一个走剧情保命换积分的奇葩系统  
攻略的却不是人见人爱的帅气男一,却是温温柔柔的柔情男二  
来过一次的盛玥表示:这剧情熟的很
可就在盛玥打算大施身手开始攻略的时候,面前的男人却把自己一推而下,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一脸冷漠。  
看着这张臭脸,盛玥突然觉得,她要打破一下原来的固有印象  
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盛玥发现这个闻梵安有两副面孔
来到这里的第二天,盛玥发现这个闻梵安是个名副其实的黑莲花  
来到这里的第N天,盛玥和白月光同时被捕,经典二选一  
闻梵安薄唇轻言,选了白月光,那人却反了悔,危急关头盛玥心一横跳下城墙护住白月光
那人却从尸山死海种踏过来,抱着自己已经凉透了的身体,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庞。 
“不要怕,以后没人把我们分开。”  
*闻梵安的母亲,是他对这世间最后的希望  
当希望泯灭,又把目光投向了和母亲最为相像的步惊云  
原以为自己会终此余生,却有人冲破这满天孤寂无边黑暗而来  
从此以后,拨云见r.ì  
可当这个人真的完完全全消失,毫无生气的躺在自己面前  
自己的心,是从来没有预料过的痛  
“我把心给你,你永远不离开好不好”  
阅读说明加排雷:
①男主前期喜欢过白月光,后来真追妻火葬场
②男主非传统意义上的好人,疯批型黑莲花
③女主只是带着前世的记忆,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和自己谈恋爱
④不拆不黑原书男女主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玥,闻梵安 ┃ 配角: ┃ 其它:戳进专栏可看预收文《穿成病娇反派的作死白月光》
一句话简介:病娇男配的真追妻火葬场
立意:珍爱生命
 
 
 
 
第1章 我穿书啦?!
 
天寒地冻,寒风冷冽。
才刚刚入了冬,西都便开始满天的下雪,纷纷扬扬的下。
盛玥不停的往手中吹气,才勉强好过一些,原本冻僵的手指勉强可以略微伸开一些。
微微靠在树上恢复了一下力气,盛玥拖着受伤的脚缓缓靠近早就已经没了气息的一个婆子,伸手把衣服全都拖拽下来。
做完这些,盛玥把衣衫全都盖在自己身上,勉强回了回温度,才好了不少,又往手中不停的哈气。
心情十分不爽,此时的狼狈已经没有言语可以形容,盛玥背靠着树,又用劲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腿冻的已经快没了知觉,眼前是无望的白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短短不过两天时间,盛玥只觉得惊奇,自己竟然要丢掉两条命。
“系统,这人是不是忒不遵守时间?太没有时间观念了吧?!”
【请宿主耐心等候,他正在骑马来的路上】盛玥只想骂人,都骑了一天的马了,怎得还在路上!
“我到底是犯了多大的罪,命苦啊命苦!”
盛玥是第二次到这本书中来,而她面临如今这惨淡的局面,还是因为这十分不靠谱的系统。
一天前,她还是那个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王。
然而悲催的是,直到自己心尖儿上的人带着大军打入王宫里面,把剑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毫不留情的要了自己的命的时候自己才知道——她这爹不疼众人嫌的人生,竟然只是一本小说。
而她不是主角,只是一个爱而不得的深情男配,绝对主角是她可爱的白月光步惊云和她可恨的男主角林慕山。
两个人两情相悦,恩爱的你侬我侬,生死相许,荣辱与共的,而自己就是唯一的阻碍。
用尽不道德手段,杀了无数的兄弟做了王,还把人家老婆lū 进宫做了昭仪娘娘。
然后自己的“作死”,完美的成全了他们的爱情,男主改朝换代,然后幸福生活。
真的是俗套的结局。
盛玥飘在他们身边后,在知晓了所有事情后愤愤不平的说道。
可惜没人听见一个背后灵说的话。
【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吗?】
“还能回去吗?”
【白莲花系统为您服务,绑定成功,开始输送】盛玥来不及多说,自己就被送到了这里,不多时,盛玥又卑微的发现——这竟然还是这本书?!羊毛不能老是在一个人身上薅吧?!
它把盛玥送到了刚刚咽了气的国公府二小姐盛玥身上,目的是攻略那个深情款款的炮灰男配闻梵安。
上辈子的自己。
在系统的j.īng_心安排下,她如今所在的情景正是这原主在从寺庙祈福回来的路上遭遇土匪的时候。
还十分贴心的给闻梵安了消息,让人过来救人,增加羁绊,算是特别惊喜。
不过如今看起来,更像是惊吓。
那些人的目的很是明白:劫财,以及杀人灭口。
盛玥粗略估计了一下如今的情况,那些人保不住会回来,毕竟装有财宝的箱子和尸体还有没有解决,可自己如今这脚也动弹不了,实在两难。
“这样下去,不是被冻死就是被杀死,他要是再不过来,我就自救了!”
话音刚落,背后就传来了声响。
是几个骑马的人,手上的刀还沾染着温热的血,细看能看出细细的气飘着。
为首的是一个面上带着疤痕高高壮壮的男人。
其他人谄媚的跟在后面,十分卖力的拍着马屁。
“老大,这么多的钱,咱们可好一阵子不用干了,您真的是英明神武啊!”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