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太子殿下,您的将军也重生了 作者: 卿潼(一)

时间:2022-05-14 19:37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经商
简介: 重生前,路远兮对冷漫休敬而远之,二人立场不同,不相为谋。 却不料在他含冤而死之时,是冷漫休单枪匹马赶来相救。 重生后,路远兮隐藏锋芒,却唯独全力护得冷漫休周全。 重生前,冷漫休对路远兮只敢远观,只怕自己表露了心迹,会换来满眼鄙夷。 在路
简介:
重生前,路远兮对冷漫休敬而远之,二人立场不同,不相为谋。
  却不料在他含冤而死之时,是冷漫休单枪匹马赶来相救。
  重生后,路远兮隐藏锋芒,却唯独全力护得冷漫休周全。
  …
  重生前,冷漫休对路远兮只敢远观,只怕自己表露了心迹,会换来满眼鄙夷。
  在路远兮被冠上罪名发配边疆之际,他才恨透了自己的懦弱。
  重生后,冷漫休不加掩饰,一心一意保护路远兮,伤他之人,一个也不放过。
  ……
  在第无数次的被冷漫休从花楼拎出来后,路远兮决定,他得跟这个男人好好谈谈。
  “太子殿下,几次三番坏臣好事,岂非君子所为?”
  冷漫休淡漠的扫了他一眼:“孤说过,如果你这几条腿都不想要了的话,京城花楼随你进。”
  路远兮:……
  腿,好像更重要一些……
  冷漫休:说永远不切实际,这一世我陪着你。
 
第1章 发配充军
  苍季三百二十五年。
  镇北侯路宏文,携其子路远兮平定北方疆土战乱,尚未来及班师回京,便接到苍季帝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北侯路宏文与其子路远兮,结党营私,投敌叛国,其罪当斩,灭其九族,但念其屡立战功,朕于心不忍,特此发配充军,其家眷入宫为奴,钦此!”
  宣旨公公将圣旨合起,仰头藐视着单膝跪地,面容震惊的路家父子二人,眸中的鄙夷丝毫不加掩饰。
  “路侯爷,还不快接旨谢恩?”
  说着,还掂了掂手中明晃晃的圣旨。
  “公公,此事怕是有什么误会,可否容我父子二人归京,面见圣上?”
  路远兮紧锁着眉头,他不敢相信,他路家几代忠臣,最后只落得个“结党营私,投敌叛国”!
  “一介罪臣,还妄想面见圣上?”宣旨公公嗤笑一声,道:“路侯爷,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路家世代为臣,怎么就不懂为臣之道呢?”
  路宏文面色铁青,双颊咬肌紧绷。
  他拉着路远兮站起身,俯视着宣旨公公,道:“我路家之人忠肝义胆,不论男女向来没有软骨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北疆战乱已除,劳烦公公回宫禀告陛下,世间之事,有因便有果,而这果,便要因来偿。”
  路宏文说罢,摘去头盔,卸下盔甲。
  “远兮。”
  路远兮这边却一直没有动静,路宏文开口唤了一声。
  路远兮直勾勾的盯着宣旨公公的双目,眸中迸s_h_è出的戾气,让宣旨公公控制不住的小腿发颤。
  “皇帝昏庸无能,治国无方,不得百姓赞扬,便拿我路家出气,今r.ì,我路远兮就把话放这儿,若我路家亡了,他那把龙椅,也坐不了多久!”
  “噗通”一声,宣旨公公跌坐在地。
  他双腿还在颤抖着,看着路远兮,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毫不夸张的说,刚刚那一瞬,他真的从路远兮的眼中看到了杀意,非常浓烈的杀意。
  “远兮。”
  路远兮回过头,看向路宏文,沉声道:“父亲,您还没有看出来吗?路家功高盖主,他明里发配充军,私下不知派了多少杀手在路上等着,有些话现在不说,难道要带着遗憾走吗?”
  路宏文沉默半晌,只叹了四个字:“君心难测。”
  宣旨公公缓过来之后,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手中还抓着圣旨。
  “反了!当真反了!尔等逆子贼臣,竟敢藐视皇权!来人!来人啊!”
  宣旨公公尖细的声音传出主帅营帐,门外等候的副将闻声,连忙进了营帐。
  “将,将军?”
  副将见路宏文丢盔卸甲,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宣旨公公翘着的兰花指细微的颤抖的,就连声音也带着颤意。
  “抓!将这两个乱臣贼子给咱家抓起来,关入囚车!”
  副将瞳孔一缩,猛然侧过头,看向路宏文与路远兮二人。
  北疆战乱平定,本以为苍季帝此时传旨,是封赏路家,不成想竟是……
  
 
第2章 重返总角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动手!”
  宣旨公公见副将没有动作,当即大怒。
  副将紧抿着唇,倏地朝着路宏文与路远兮的方向,撩起披风,单膝跪下,抱拳行礼。
  “你……”
  “何必为难副将,我父子二人又不是没腿。”
  路远兮说罢,取下头盔盔甲,随路宏文一同出了主帅营帐。
  故意似的,营帐外便放了两辆囚车。
  路远兮和路宏文面无表情的进了囚车中,坐在囚车中央,脊背挺得笔直。
  赶车的禁卫军无视一旁众将领士兵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眼神,锁上铁链。
  宣旨公公不徐不疾的走出营帐,y-inyá-ng怪气的开口:“路侯爷,路小侯爷,这一路上路途遥远,二位可要当心了。”
  “多谢公公提醒,公公也要当心了,从北疆返回京城的路,也不近。”路远兮淡淡道。
  宣旨公公咬了咬牙,冷喝一声:“带走!”
  囚车刚驶出苍季军营,走了不过三里路程,只听“咻咻”两声,路远兮徒然睁开双眸。
  囚车空间太小,根本躲闪不及。
  “噗嗤——”
  刀剑入体的声音,带着一股子的猛劲儿,让路远兮忍不住往前踉跄了一下。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