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穿成渣A后被O甜宠了 作者: 乔安笙(四)

时间:2022-05-14 19:49标签: 穿书 女配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第117章 (三更) 【最近郁家多事之秋, 真的是什么事都能扯上他啊
第117章 (三更)
  【最近郁家多事之秋, 真的是什么事都能扯上他啊!】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谁知道豪门大户里藏着多少见不得人的龌龊啊!】
  【楼上说得对,前脚要打官司, 后脚人就死了。没y-in谋才怪!】
  【现在这世道啊, 就是资本的天下,穷人没活路了!】
  ……
  一群仇富党们在评论下煽风点火。
  郁雅知看到了,直接给写新闻的记者寄了律师函。
  那记者很快就删了新闻。
  但删除更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更觉得他们在用强权压人。
  一些博主也来蹭流量,借着拍视频, 隐晦地说:“你跟我争儿子, 我要你的命。”
  长郁集团的股价大跌。
  郁雅知召开记者发布会,拿出了左震搞传销的证据, 还有他跟国外医生的聊天截图, 其中还有谈换肾手术的价格, 足足三千万!
  除了这些证据, 侦探还拍到了左震小儿子住院的视频。
  虽然给脸部做了马赛克,但声音清清楚楚传达着:“我爸呢?他说回国给我搞肾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快给我打止痛药!**, 妈的……”
  随后是一阵两国语言混一起的叫骂声。
  有视频有真相。
  当然, 还有人不信,在评论下刷着:
  【自导自演啊!演员请得很专业,瞧那弱巴巴的样子,还真跟玩毒分子差不多了!】
  【郁家人每次能把锅甩得干净,是专业甩锅的啊!】
  【哈哈哈, 又让我想起了那句, 结婚吗,离婚送你去监狱的梗了!】
  【实名同情他那位二婚妻子啊!】
  【反正我是不信了!郁家生产的东西, 全部抵制!】
  ……
  他们还在嚷嚷着, 充当键盘侠。
  当然, 郁雅知看到了,也不在意。
  大众多是盲目跟风。
  这种事,时间会证明一切。
  ch.un华公寓
  1708室
  孟溪下班回家,一开门进去,就看到了在厨房忙碌的女人。
  她微微皱眉,想着网上的新闻,问道:“你又整那套没用的了?”
  “你说新闻?”
  孙美卿炒着菜,自言自语道:“新闻确实没啥用,但多少能恶心恶心他们。不然,我的r.ì子也太无聊了。”
  “无聊也比蹲监狱好吧?”
  孟溪警告道:“多做多错。目前你老实点,让郁雅知他们发现异样,谁也救不了你!”
  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什么,问了:“你今天没偷偷出去吧?”
  孙美卿端着餐盘,摆上餐桌,讨好一笑:“没有。你不说郁雅知派人在监视你?我哪里敢出去?”
  “你不敢的事情还没发生吧?”
  孟溪看着她,满眼讽刺,冷声道:“左震才救你出来,你反手要了他的命!”
  孙美卿自觉无辜:“是他威胁我。让我给他钱。好女儿,妈妈教你,这种贪得无厌的垃圾,又握着你的死x_u_e,还是早点清除的好。”
  她跟左震相识,还归结到汤小惠身上。
  汤小惠那家美容店,她早年跟着郁正诚出差去临yá-ng市,还去做过美容。
  几次之后,就跟汤小惠熟识了。
  继而又认识了汤小惠的丈夫左震。
  左震别看又老又丑,但在骗钱上,很是厉害的。
  他早年靠传销毁了不少人的家,后来携款跑路,在国外开起了整容诊所,医院那替身,就是他找个身形相似的,按着她的样子整出来的。
  当然,不是现在整的。
  她早早给自己安排好了退路。
  就是没想到左震会勒索她八千万。
  多年来,她也就存了一个亿,结果几乎全被他勒索去了。
  岂有此理!
  与虎谋皮,必为虎所伤。
  他太小瞧她了!
  他要钱,她要他的命。
  谁还没有谁的弱点呢?
  “哎,好女儿,该吃饭了。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酸菜鱼。”
  她现在也就女儿靠得住了,所以每天都在讨好她。
  但孟溪不领情。
  “我在外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她其实不敢吃那双手做出来的饭菜。
  倒不是怕她下毒。
  而是觉得脏。
  太脏了。
  她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就有些犯恶心。
  这会,恶心上头,就走去洗手间洗手,一遍遍的洗手。
  截至目前,她除了收留孙美卿,还没做过一点肮脏的事。
  但那种肮脏的感觉一直折磨着她。
  也许是身上留着她肮脏的血液吧!
  她一直洗手,洗的手都快脱皮了。
  孙美卿不知孟溪的真实想法,听她说在外吃了饭,也不多嚷嚷,自己坐下来,开吃了。
  一边吃,一边说:“外面的饭菜不干净,以后别在外面吃了……一个人吃饭,很无聊的,以后你陪我一起吃吧……”
  说了一会,没见回应,她换了话题:“哎,好女儿,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清除那小贱人呢!”
  孙美卿可不想这么东躲西藏地过一辈子。
  只要郁雅知死了,孟溪就是唯一的继承人。
  等她继承了家业,那老东西也该领便当了。
  孙美卿兴奋地算计着。
  孟溪听得面无表情:“不急。等。现在他们太警戒了。急不得。必须等。”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