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情蛊 作者: 羊小羊

时间:2022-05-04 23:15标签: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虐恋情深
文案: 一场y-in谋,踏上了复仇之路。为了护你,以命换命又如何。本文主讲述女主沈辞树在复仇时再遇姜诺,两人之间互生情意。 为了寻找真正的凶手,沈辞树不得不卷入江湖上的打杀,自己甚至很厌倦,但是没有退路。 为了护住沈辞树,姜诺也总是默默付出,二者
文案:
  一场y-in谋,踏上了复仇之路。为了护你,以命换命又如何。本文主讲述女主沈辞树在复仇时再遇姜诺,两人之间互生情意。
  为了寻找真正的凶手,沈辞树不得不卷入江湖上的打杀,自己甚至很厌倦,但是没有退路。
  为了护住沈辞树,姜诺也总是默默付出,二者之间不谈什么利益 ,有的只有时刻相处的温馨。
  后面才发现,原来朝夕相处的人却喜欢控制着自己的一切。
  “阿树,该回家了。”姜诺永远都是带着温柔。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辞树,姜诺 ┃ 配角:沈月心, 沈丘, 凉缘 ┃ 其它:江湖,爱情
  一句话简介:阿娘养的蛊爱上女主的故事
  立意:当江湖上都是爱慕追求强者至上,可是就有人偏不。什么江湖朝堂,纷纷不是内心所想。在江湖上行事,唯有侠义可终身,敢爱敢恨不受内心所限。世上不是只剩下了打杀,还有亲情、爱情。不拘泥与世俗的眼光,做自己热爱的事,牵永不放开的人。
 
 
第1章 
  在这世间要论谁是天下第一,那自然是没人敢出头来当。
  但是,这在沈丘这里就就不一样,他出生朝廷世家,是个武学的天才。要说这天下第一,他自认可担第二。
  自己却又不喜欢勾心斗角,早早就离那皇都远远的,省得事务繁杂扰人。
  初入江湖,凭着一身本事和权利,组建了月城山庄。
  中间到也有不少人挑事,但都领教了沈丘一身出奇的剑法,都很是忌惮,然,觊觎之徒也不是少数。
  “阿树的剑法又进步。”话语间,花瓣纷纷落下,沈月心身着浅粉色长裙,头戴白玉巧簪,面若娇花,这花倒是映衬她了。
  沈辞树停下动作,笑着看向沈月心。“阿姐,爹说剑法一r.ì都不可荒废,要勤加练习才是,与爹相比,我还差一大截呢。”
  沈月心细心地拂去她头上的花瓣,“你就知道光顾着练,这等美景也下得去手?”。手停在了肩膀上,辞树真不像世家的闺中女子,长得过于英气。
  沈辞树笑笑,刚才自己把这花瓣当练剑的对象来着,没想被抓个正着。
  这时,下人来告知沈丘唤她。
  “我先去看爹了。”
  “去吧。”沈月心道。
  沈辞树来到书房。“辞树,你沈伯父来信,想让你堂姐归家了,你安排送她回去吧。”沈丘一脸慈祥,手上还拿着信件。
  “好,爹放心,我会把阿心安全送回去的。”
  没了后话,沈辞树注意到沈丘在看着墙上挂着的画像出神。“爹,那是谁?”沈辞树表示她从未见过这个人,却常常看见阿爹对着她发呆,有时候还自言自语。
  “她是你娘。”沈丘还是带着慈祥的笑容,“她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沈辞树不解,难道娘也是习武之人吗?比爹还厉害?
  沈丘走到身前,手里出现一块白色的玉佩。看着它的形状似乎还有另一半。“这是我当年赠予你娘的定情信物,可惜她走的时候没有带走。”想到以前的那些往事,沈丘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走?走去哪?”不是沈辞树不解风情,爹从未告诉她娘不在世上了。
  “西地,她自从去了西地就没回来过。”沈丘看着手里的信物,留念之情一时间不可忍住。“我一直想亲手把信物给她。”
  转手就讲玉佩给了沈辞树,“你r.ì后要是见到了她,就替我给她吧。”沈辞树还想再说些什么,手上还多了本心法。不由惊讶,“阿爹何故给我这么秘密的东西。”
  “辞树,这心法是爹一生的心血,你是我的女儿,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利用它,r.ì后就不会有人欺对你不利。”沈丘说得语重心长。沈辞树觉得自己掌心发热,太突然了,有些接不住。
  “有爹在,不会有人欺负的。”沈辞树对心法没有多余的念头。
  “哈哈哈,这世间还是坏人多,爹不希望你受委屈。”沈丘拍了拍她的肩膀。沈辞树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沈丘打发走了。
  无奈,沈辞树将玉佩与心法收好,回房收整,准备第二r.ì送阿心回朝歌。来到庭阁,风穿过衣袖,竟然有些冷意。阿娘到底是怎样的人呢?既阿爹这么爱她,她又为何要走呢?
  “阿树在想些什么呢,我都到这里许久了,你都没反应。”沈月心端坐在她身旁。
  沈辞树愣了愣,“你怎么出来了,今晚的风有些许冷呢。”
  “没事,明r.ì就要走了,想再多看看。”沈月心内心低落,若回到自己家却没这般自在了。
  “r.ì后,你可常来找我玩,我想沈伯父肯定不会阻拦于你。是在不行你就书信于我,我定带你出来。”沈辞树笑着说。
  沈月心笑了,拉上沈辞树的手,对上她明灿的眼睛。“阿树真好,武功高强,一定有办法的。”
  第二r.ì,沈辞树送沈月心往朝歌而去。
  路上,沈月心不时看着沈辞树在前面的背影,心想,这一别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了,不禁内心郁闷得紧。
  等到了朝歌城门口,离别在所难免。
  “阿树,你上马车上来。”
  “好。”
  马车内,沈月心抱住沈辞树,细细地感受着。“我会想你的,阿树。”
  沈辞树慢慢地抱着,“我也会想你的,阿心。”
  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沈辞树鼻尖还有沈月心身上的香味。
  远远的,一直到看不见了沈辞树才离开,这几r.ì的路程在沈辞树看来真的很短。
  才到半路,便有人来报,说庄主出事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