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烟花余温,你我余生 作者:嘉言Lori

时间:2022-05-05 14:53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校园 业界精英
文案 33岁的路寒是文学院副教授,沉迷学术,同时是翻译界一颗新星。新学期,她遇到了隔壁学校20岁的新闻学院学生严忆竹。 一个有过一段7年的恋爱,分手后已经空窗三四年,感受过爱情熄灭后的冷与绝望,不再愿意相信爱,也不肯轻易踏进爱情;一个如同一张白纸
 文案
  33岁的路寒是文学院副教授,沉迷学术,同时是翻译界一颗新星。新学期,她遇到了隔壁学校20岁的新闻学院学生严忆竹。
  一个有过一段7年的恋爱,分手后已经空窗三四年,感受过爱情熄灭后的冷与绝望,不再愿意相信爱,也不肯轻易踏进爱情;一个如同一张白纸,渴望爱,却又小心翼翼,耐心等待那个对的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j.īng_英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寒,严忆竹 ┃ 配角:施楠,Karen ┃ 其它:慢热
  一句话简介:爱要一腔孤勇,也要无限耐心
  立意:爱会消失,但它最诱人的永远是正在发生。勇敢爱,不要怕,不要怕受伤,不要怕它消失。
 
 
第1章 第一章
  金陵的9月是以一场大雨开始的。这场雨从半夜启幕,不急不徐,到天光将亮才慢慢收尾。早起的人们推开门窗,享受到的是一个凉意扑面、s-hi意缱绻的清晨,彷佛是秋天的一封早到的情书。
  严忆竹的大学二年级是以一场分别开始的。两个外院的室友在本院宿舍有空床位后决定搬回去住,四个人的宿舍只剩下她和同班的张青梅。
  夜里的大雨过后,这一天的金陵依旧没逃过酷暑。中午的太yá-ng毒辣毒辣的,晒得一切都泛白,彷佛夜里的雨是一个梦,或者一个错觉。
  上午,外院的两个室友陆续来搬走了东西,严忆竹跟她们打了招呼,也说了“以后常回来”等场面话(说的时候多少也是真心的)。一阵喧闹过后,宿舍只剩下她一个人。
  大一开学的时候,学校按学院给女生们安排住宿,严忆竹和张青梅学号分别是新闻学院新闻系的一号和二号,很自然地就被补进了外语学院最后两人组成的宿舍里。
  对严忆竹来说,跟谁住一个宿舍都无所谓,她从初中就开始住校,很早就知道,一个屋檐下相处,重要的不是j_iao上朋友,而是少发生冲突。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本着和平相处的心态对待室友,维持该有礼貌和j_iao往。
  如果四个人都这么想,那么倒也应该能相安无事,偏偏外院的两个室友都是第一次住校,她们对大学宿舍生活寄托了太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成为“好闺蜜”、“一家人”,希望能定期聚餐、郊游,一起庆祝各自的生r.ì,有了恋情及时分享。
  开始严忆竹还努力配合,毕竟还不知道她们的诉求是什么,慢慢地,摸清楚了她们的想法,她开始本能地抗拒,找各种借口不参加宿舍集体活动,除了睡觉,几乎不怎么在宿舍出现。
  其他三位室友也慢慢察觉到了她的逃避,渐渐地,有活动也不怎么叫她了,约饭、唱K、郊游,她们都在3个人的小群里商量。严忆竹浑不在意,倒是张青梅过意不去,经常偷偷问她要不要参加,后来被拒绝的次数多了,张青梅也就放弃了。
  大一结束后,外语学院有几个女生在外面租房住,严忆竹宿舍的两位就动了搬回去的心思,她们各自在学生会之类的地方任职,对学院里的各种信息很在意,回去住方便掌握更多信息。她们搬不搬,严忆竹是无所谓的,难过的是张青梅,她说有一种“家散了的感觉”。
  大二开学第一天,这个“家”确实“散”了。严忆竹望着满地狼藉,叹口气,埋头打扫收拾一番,浑身都s-hi透了。又给宿舍地上泼了一点凉水,用拖把拖了拖,风扇一吹,终于凉快了些,她却仍觉得还不够,出门去买冰饮料。
  楼道里闹哄哄的,后天就正式上课,各个宿舍的人基本都回来了,因为太热,门都敞开着,打扫的、串门的,乒乒乓乓、叽叽喳喳,吵闹之中尽是年轻人的生气,也宣告着新的学期正式拉开了帷幕。
  严忆竹脚步轻快地走过这些宿舍,直奔超市。买了两瓶冰可乐,又去水果摊买了一只西瓜,回来路过文学院,看到楼前放着几个易拉宝,是文学院本学期新老师的介绍。
  打头第一个就很引人注意,叫“路寒”。旁边配着一张证件照,露耳短发,金边眼镜,不苟言笑,确乎是女学者的样子,只是过于貌美了些,眼镜后面闪着光的大眼睛、秀气高挺的鼻梁,似乎都削弱了搞学术的严肃正经。
  路寒,严忆竹默念着这个名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忽然后知后觉想到某明星,笑了,原来如此,怪不得呢。她又看着那张脸,五官都好看,拼在一起更是让人错不开眼,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再看介绍,竟然是隔壁金陵师大的文学院副教授,来金陵大学j_iao换授课一学期。
  金陵高校众多,师资各有侧重,这个j_iao换授课是几所重点大学间的合作项目,一是平衡师资,互补短处;二是给年轻学者更多机会,帮助更快成长。
  不知道真人和照片差别大不大,严忆竹望着那张清秀的脸,漫无目的地想。又把几个老师的介绍都匆匆扫了一眼,也没放在心上,晃着回了宿舍。
  宿舍门却是敞着的——张青梅回来了,她眼睛红着,似乎刚哭过,严忆竹猜是因为另两位室友搬走了,却也没有安慰她,只是递了一瓶冰可乐过去:“热死了,喝点冰的吧。”
  “谢谢。”张青梅接过可乐,嘟囔着,“以后就咱俩了。”
  说完似乎又要哭,却收住了。
  严忆竹不知道该接什么,含含糊糊地说:“大二了,一起加油。”
  “嗯。”
  严忆竹拿本书,坐在风扇下看起来。
  两个月的暑假,过得跌宕起伏的。
  放假前找了一个本地的媒体实习,计划实习一个月,临报到前接到通知,说实习名额满了,让她另寻她处。本来她想干脆就不实习了,在家待着写写公号、看看书也行。没想到,杨岚阿姨——她的后妈,给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严忆鸣找了个每天上门的补习老师,才五年级而已,恨不得把六年级一年的功课都先学完,严忆竹在家不胜其烦,干脆还是找了个实习单位,上班去了。
  这一上就上到了开学前,导致她没能看完暑假书单中的“那不勒斯四部曲”,还好小地方广告公司实习工作不累,写写文案,按时下班,每天还有时间看书,到现在只剩收个尾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