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入戏太深 作者:秦淮洲(下)

时间:2022-05-14 19:41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年下
第60章 一路无声, 电台放着耳熟能详的粤语歌,司机将微信群开着,语音一句句往外蹦, 说的都是淮城的方言。 他自己趁着闲暇,也会回几句。 至于后面的两个女人,自上车后就互不说话, 他不敢打扰, 甚至怀疑两人不认识。 衣服保暖, 车窗关得严实, 温度慢慢回到
第60章 
  一路无声, 电台放着耳熟能详的粤语歌,司机将微信群开着,语音一句句往外蹦, 说的都是淮城的方言。
  他自己趁着闲暇,也会回几句。
  至于后面的两个女人,自上车后就互不说话, 他不敢打扰, 甚至怀疑两人不认识。
  衣服保暖, 车窗关得严实, 温度慢慢回到桑絮体内,酒意跟着上头。她不住地捏眉心与太yá-ngx_u_e,但头疼得厉害,捏两下无济于事。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半晌,她连打开的耐心都没有, 不想看屏幕。
  该怎么跟封憬说, 骗她自己突然想睡觉,先回家了吗?
  还是如实相告,说自己被裴思渡诱拐。
  封憬那么聪明, 一定知道她跟裴思渡在闹别扭, 一定笑话她们这么快就和好了。
  桑絮也莫名其妙。
  裴思渡不理她,明知是最好的结果,她还是难以克制内心的失落,想再被多看一眼。
  她们的感情, 开始就像剧本, 结束也应该像游戏一样。
  复盘之后, 回到正轨上。
  可是剧本杀只需入戏半天, 出戏当然快;她已经入戏一个月, 要怎么出呢。
  无论她在过程中如何提醒自己要冷静,无论她将这段感情说得有多不堪,她得到的都是最真切、宝贵的东西。她没有办法在失去以后,当作没得到过。
  如果从来没有得到,大可以潇洒说不需要,得而复失,怎么洒脱?
  她自私地渴望裴思渡在结束后,还能看见她。就像从前在家里,所有人忽视她,她不甘心,总要自作多情地找些事情去问。
  桑城还没起吗,到了吃龙虾的季节吗,雪下大了学校会通知不上学吗……诸如此类,她都知道答案,却偏要去说一说的废话。
  有时候能得到回应,更多时候得到的是不耐烦。
  家境在她上高中之后才好起来,在此之前,父母疲于养家,所剩无几的耐心都在桑城身上,谁喜欢解答废话呢。
  随着年纪增长,她终于能妥当地将多余的亲近心理给藏起来,或者说,亲手捕杀。
  沉默,寡言,甚至是漠然,也没换来家里人的不适。
  他们对外说:“这孩子读书好,心思都放学习上了,学傻了。”
  好像这样就能把桑絮的x_ing格缺点变成闪闪发光的优点。
  像对家人死心一样,她需要的只是时间,之所以忍不住想裴思渡,仅仅因为不习惯。
  等她离职,等她适应,就不会想入非非了。
  可惜裴思渡没有给她适应的机会,她自然地轻巧地,又闯进桑絮的生活里来。
  好像她们那晚吵架的话,流的眼泪,从未发生过。
  她还是要管桑絮抽烟的事,她崴了脚,桑絮还是要蹲下背她。
  她仍要吃醋有人接近桑絮,桑絮没拒绝,而桑絮亦对虞瞳在她身旁而耿耿于怀。
  所以绕来绕去,情意压根没有变。
  所谓烦恼,都是桑絮自找的,她逐渐意识到这一点。
  却不晓得,这样的认知是更加通透了,还是更加入戏了。
  她不清楚裴思渡的心理活动,九年的差距,让她看不透她,却本能地抗拒不了。
  裴思渡趴在她背上,淡雅好闻的香直往她鼻子里扰。她说喝酒难受,想去桑絮家里歇。
  这片离桑絮家更近,听上去似乎合理,但桑絮不愿意。
  裴思渡又说,想吃桑絮做的桃酥,上回虞眠吃了,也说很好。
  桑絮回家里有,等上班就带给她。
  她说现在就要吃。
  最后她们还是打的往桑絮家去。
  风里太冷,桑絮不愿再僵持,又或许是一个女人背着另一个女人在原地不走,太吸引闲人的目光,她们必须离开。
  裴思渡今晚其实没喝两杯,多是听他们在说。
  裴思然嘴里没把门,把桑絮的事情讲了,直呼美好爱情。却不想场上的虞瞳、虞眠早就知道了,半点都没惊讶。
  虞瞳叹口气,扶了扶装饰x_ing的镜框眼镜,他这人闷S_āo,泡吧时一贯穿得风度翩翩,展示人格魅力。
  “谈的第一天就把女朋友带到我店里显摆,我想不知道都不行。”
  裴思然被这通Cào作惊讶道:“啊,我姐这么牛吗?”
  虞瞳点头:“你姐没属牛都可惜了。”
  一句话闹得满桌哄笑,裴思渡也笑,说出那时候的想法:“她没有安全感,在一起了,想先要让她心定。”
  “合着我成炮灰了。”虞瞳翘着二郎腿往后颓废一靠。
  虞眠,他亲姐姐看不下去,踹他一脚:“别在这卖惨了,女朋友听见,不知道要怎么跟你闹呢。”
  裴思然:“……”她还是太年轻。
  思绪从酒吧里抽离出来,裴思渡看桑絮一直揉头,“你喝了多少?”
  桑絮难以形容那个量,不多,但也不少,只模糊地答:“还好。”
  “要我帮你捏捏吗?”
  “不用了。”她不想在出租车上跟裴思渡拉拉扯扯,索x_ing自己也不揉了,以防她非要帮忙。
  她偷偷嗅着衣服上的气息,心里暗想,要是把这件大衣送给她就好了。
  她可以出钱买。
  “你这件大衣多少钱?”
  裴思渡记不大清,想了下牌子,“六七千吧。”
  桑絮:“哦,挺好看的。”买得起。
  到了楼下,桑絮迫不及待打开车门出去,醉酒本来就难受,车里还闷。
  不忘小心翼翼地将裴思渡扶下车,蹲下,寡淡地吩咐:“上来。”
  裴思渡却不肯动,站立看她,“不是醉了吗,背我很难受吧?”
  以为她不相信自己,桑絮拧了眉说:“摔不着你,你害怕我没力气?”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