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皇上他太过甜美 作者:富川奶糖

时间:2022-05-08 22:22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穿书 宫廷侯爵
文案: 文案一: 永安三十五年,天机降世,天下豪杰,竞相争夺。然,天机大隐于世,非天机图不可寻。 一朝皇宫连夜大火,宫殿三千化为灰烬。后来,传言尸体上不仅有烧伤,还有刀剑伤。 萧辞手握遗诏,在贤臣的拥护下登基,步步为营,开始暗中彻查此事,却发
文案:
  文案一:
  永安三十五年,天机降世,天下豪杰,竞相争夺。然,天机大隐于世,非天机图不可寻。
  一朝皇宫连夜大火,宫殿三千化为灰烬。后来,传言尸体上不仅有烧伤,还有刀剑伤。
  萧辞手握遗诏,在贤臣的拥护下登基,步步为营,开始暗中彻查此事,却发现牵扯出的案情越来越多……
  皇室密案与江湖悬案有何关系?幕后之人究竟是谁?
  文案二:
  传闻大辽有一清冷帝王,看上了人高马大的将军,遂缚将军于宫内,好叫将军生为其人死为其鬼。据宫内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李公公表示:惨呐!是真的惨!福宁殿每月都得换新寝床。
  天才话本写手云奕晗投笔两袖清风去,深藏功与名。
  宋谨修从背后环抱住萧辞道:“皇上,民间百姓都说您痴恋臣,非臣不娶,可是当真?”
  “李公公,叫云奕晗滚来见朕!”
  #惊!冷酷帝王竟是小甜豆#
  #论如何靠写话本发家致富#
  #小宋将军竟是这样的人#
  #S_āo气状元郎在线唠嗑#
  主CP:温柔将军攻x冷清帝王受
  副CP:才气状元攻x温润质子受
  指南:1.架空,主受
  2.请勿深究,谢谢!
  两天一更,3000+
 
 
第1章 诉前尘
  新化七年,淮安,好膳楼
  “啪!”说书人拍了拍醒木,和气的说道:“各位客官,今儿上元节,有甚想听的都可与在下说。”
  “先生可否说说天机图?江湖中人为了争这东西,可是斗得头破血流,咱们都还不知道这是啥东西呢!”粗糙汉子把酒杯一放就大声嚷嚷。
  另一人附和道:“嘿,我还听说呀,六年前皇宫和定北候府深夜起火也和这有关呢!”
  “你们不要脑袋了?!这可是官家的事!”
  “官家贤德,向来宽容,又怎会与我们老百姓过不去?”
  说书先生见台下气氛差不多了就c-h-ā话:“官家圣明,今儿我就给大家伙讲讲天机图。”先生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据史书记载这天机是一个秘境,仅持有天机图的人才能进入秘境。最妙的是,这个秘境里有你想要的一切,过去未来以及往生!”
  “永安三十五年,也就是太上皇在位时,天机降世,天下豪杰,竞相争夺。然,天机大隐于世,非天机图不可寻。数月后,再无踪影,未可知也。”
  “江湖传言太上皇还在世的时,被定北侯宋老将军带回淮安了。直到先皇即位,先皇自知以己之力护不住天机图,便让宋将军将其分裂,送出淮安。”
  众人听得入迷,说书先生却压低声音,众人为了听清不自觉挺起身子。就听说书人神秘兮兮的说:“但江湖那些大门派可不是好对付的!六年前,皇宫、定北候府突然起火,烧得一块木头都不剩,宫内无一幸免,只有出阁在外的皇子们未受波及!这皇城啊,有细作……”
  ……
  “今年庙会可真热闹,许久未曾见过。阿辞,这绣功可真j.īng_巧,改r.ì我也去学学,好给你裁衣服。”些许轻快的声音传来,一位着淡紫色衣袍的公子细细观察着顺手接下的香包,边与友人说道。
  此人长相在大辽算不得出彩,但胜在清秀,温润的气质连同周边的灯火也柔和了许多。而他旁边的友人则是皎皎如月,一袭青衣称得体型越发j.īng_瘦,黑发规规矩矩的束起却也别具风味,目若朗星气质出尘。一冷一暖,竟也格外和谐。
  被叫做阿辞的男子移过目光,瞟了几眼香包,一会儿后些许凉薄的声音传来:“尚可,勿要随意接过。”亦如其人,清冷不可攀。
  “好吧,谨修在哪等我们?”紫衣公子云奕晗一副习以为常,将香包小心收好。
  “长宁街,好膳楼。”萧辞神色微缓语调听着与平时一样冷淡,但与萧辞从小一起长大的云奕晗还是从中听出来些许高兴。看着萧辞不自觉加快的脚步,云奕晗甚是欣慰,自己家的白菜会拱猪了,甚好甚好!
  萧辞本以为自己心静如水,但当看到那人时,心跳还是会不受控制的加速。再看那人越发坚毅的面庞,触及其眼底的柔光和坚定,让萧辞有一瞬的失神,仿佛回到了六年前:
  一夜北风寒,皇城大乱自己快马加鞭赶回淮安,朝堂未定,却又边关告急,服丧期还未满的将军,骑上战马对自己说:“陛下勿忧。”
  眼里藏着的真情一寸一寸的融化着自己本就不甚坚固的堡垒。自己栽了也不亏,萧辞心平气和的想道。思绪万千也是在一瞬,萧辞回过神来也只是道了句:“久等。”而对方也不在意主动引他入座。
  等小厮摆完菜品退出房后,萧辞冷不丁就把他要去微服私访的重大消息朝在座的俩人扔去,吓得云奕晗多吃了一块桂花糕,而宋谨修沉默半响后问:“你想去哪里?”并无劝阻。
  萧辞微微提起的心慢慢放了下来,一直绷着的脸也放松了些:“等三月殿试完后,就动身出发,朝廷j_iao给宁王照看。北上,先去江yá-ng。”
  “朝廷j_iao给宁王没问题吗?”虽然云奕晗对宁王印象不差,但是人心谁又能说得清楚呢?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阿辞走到如今的不易,因此他不愿看到萧辞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
  他五岁时被亲人放弃送到大辽当质子,受尽冷眼,只有这个看着冷冰冰的人愿意给自己温暖,他希望这个即使自身难保也愿意护着他的人,能够永世幸福安康。
  宋谨修安抚道:“这个办法想必是万全之策。”
  ……
  “当真看见他们进好膳楼了?”青袍男子站在槐树下把玩着夜明珠,问向来人。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