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夫君是未来首辅 作者:长亭渡(四)

时间:2022-05-10 11:58标签: 甜文 种田文 科举 基建
第172章 姜子延感觉到冯轲的心情不好, 索x_ing说些高兴的事情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临安那边进展的很顺利,我在那边开了个纺织厂,还准备开一个糖坊, 等到过年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些尝尝。哦对了,还有一些新衣服,都是新样式, 到时候一并给你带回来。 谢谢郎
第172章 
  姜子延感觉到冯轲的心情不好, 索x_ing说些高兴的事情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临安那边进展的很顺利,我在那边开了个纺织厂,还准备开一个糖坊, 等到过年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些尝尝。哦对了,还有一些新衣服,都是新样式, 到时候一并给你带回来。”
  “谢谢郎君。”冯轲沉声道。
  姜子延试图给他讲个笑话, 然而发现并没有什么用。
  可冯轲现在又不愿意讲一讲他因为什么事情情绪低落, 姜子延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开导他了。
  想了想, 他问道:“冯轲,咱俩差不多大,你这辈子除了想要报仇, 还有别的想要做的事吗?”
  冯轲抬起头看着姜子延, 眼睛里有些迷茫,“我没想过。大仇没有得报, 以后的什么事都不敢想。”
  “你应该想想的,人不能一辈子只活在仇恨里, 你爹娘肯定也不希望你过得不开心, 你说对吧?”
  冯轲沉默了,没再说话。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姜子延卷着被子开始打瞌睡了, 冯轲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姜子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想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先睡觉,休息一下。
  结果忽然听到冯轲开口说:“以前我认识了一个好朋友, 他是我爹其中一个下属。”
  姜子延之前听张虬说起过, 冯轲的爹是曾经的烈yá-ng军中一名中层将领, 也是他的上司,他所带领的一支斥候队伍就归他所管辖。
  “这几个月我循着线索发现了一些事情,当年我爹惨死,其中就有他的参与。我很急切的去找他当面对质,他竟然承认了。”
  “他让我杀了他,可我下不了手。我竟然下不了手。后来遇到危险,救了我的竟然也是他。我很矛盾,也很痛苦,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姜子延听完他这毫无逻辑,还有些语无lun次的话,忍不住在脑中上演了一出狗血大戏,怎么听都觉得这不像是个好朋友,像是个心上人。
  “那你打算如何?”
  “我不知道。”
  姜子延叹了口气,宽慰道:“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论昨天发生什么,明天太yá-ng照常升起,又会是新的一天,既遇之,则待之,你现在想那么多,也是徒添烦恼。”
  冯轲点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但想做到却很难。
  姜子延看他仍是一副颓萎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所以你前段时间到底是去哪了?”
  冯轲低声喃喃道:“临安。”
  姜子延:……???
  “你前几个月说是有事出门,就是去临安了?”
  “嗯。”
  姜子延震惊之后还是震惊,这么大个人去了临安,竟然都没联系过他。
  “冯轲,虽然你跟着我是行护卫之职,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朋友,你一声不坑去了临安两三个月,离得那么近,你竟然都都没来找过我,连个信都没有,害我白白担心你那么久。”
  冯轲一愣,随即神情有些温和起来,是了,在他心里,其实也早已把这个名义上的主子当做了朋友,只是没有意识到罢了。不然也不会在今夜过来找他说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
  “以后不会了。”听到姜子延说担心他,他心里还是被温暖了一下。
  “你刚才说的那个好朋友现在怎么样了?还在临安吗?”
  “我不知道。他为了救我,引来了那些人,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
  姜子延想了想,说道:“是非恩怨,你心里有数就行,虽然伤害了你爹,但却救了你,也算是功过相抵了。明天有空去找找吧,别等到人没了你再后悔。”
  姜子延能看的出来,冯轲现在痛苦的根源就是他对他说的那个人倾注的感情要比仇恨多,所以才会痛苦。
  最后一句话仿佛像是点醒了冯轲,他忽然站起身来,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郎君早些休息吧。”
  姜子延又打了个哈欠,如今也不知道是几更天了,冯轲离开了之后,他困意涌上头,刚沾到床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又睡了个懒觉,r.ì上三竿了才起床。昨天晚上本来就睡得晚,加上冬天天又冷,他又是个眷恋热烘烘被窝的人,这才起的晚了些。
  这个时辰,家里的其他人都吃过早饭了,只剩他一个。
  姜子延走到厨房门口,准备找点吃的。
  先看过锅盖一看,孙妈妈果然给他留了饭。
  吃过早饭之后,他这才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一点都不冷了。
  走到院子里,他活动了下身体,准备一会儿出门去姜远那里看看。
  今r.ì姜远休沐,应当在家。
  他一边晃动着胳膊伸展腰肢,一边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这才反应过来,昨天晚上冯轲回来了。
  刚巧管家魏南拿着一沓账本走了过来,姜子延叫住了他,问道:“看见冯轲了吗?”
  魏南摇头,随即惊讶道:“冯护卫回来了吗?”
  “嗯,昨天晚上回来的。你今天没看见他?”
  “没有,老奴一大早起来就没看见过他。”
  姜子延回想起昨天晚上他们俩说的话,料想此时冯轲应当是去寻他那朋友了,索x_ing不再追问。
  魏南又道:“郎君,这是你要的那几个铺子的账本,是给您放屋里,还是放书房?”
  姜子延之前从成衣铺子回来便吩咐魏南去让他整理一下姜远给他的那几个铺子的账册,没想到他人虽然年纪大了,办事却这么麻利,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将账册整理好了。
  “放屋里吧,屋里有炭炉,暖和些,我晚会儿就在屋里看。”
  魏南点点头,将账册放到姜子延屋子里的桌子上便出来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