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苏臣来迟 作者:月云门

时间:2022-05-14 20:36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女强 古代 年下
文案: 苏(赎)臣来迟 前期主要是苏卿雨打打杀杀,后面才是陈卿雨发挥权谋开气场的时候 皇位的牺牲品,权谋的炮灰,一国长公主,沦落有国难回 任务失败,穿越千年,堂堂杀手,成为边疆配军 愿带你策马于C_o原,立足于朝堂,君临天下 1.作者新手,欢迎提意见
文案:
  苏(赎)臣来迟
  前期主要是苏卿雨打打杀杀,后面才是陈卿雨发挥权谋开气场的时候
  皇位的牺牲品,权谋的炮灰,一国长公主,沦落有国难回
  任务失败,穿越千年,堂堂杀手,成为边疆配军
  愿带你策马于C_ào原,立足于朝堂,君临天下
  1.作者新手,欢迎提意见
  2.穿越杀手将军攻·落难公主受
  3.主剧情啦啦啦
  4.主角是有脑子的
  5.打斗,行军,权谋都是作者尝试想象写出来的,可能会不符合袭击
  内容标签:年下,宫廷侯爵,穿越时空,女强,古代,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颜洛┃配角:陈卿雨┃其它:
  一句话简介:将军公主,逐鹿天下
  立意:一步步网上爬,绝不放弃
 
 
第1章 穿越
  临渊一年,新帝登基。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本朝的首位女帝——陈卿嫣颁布了她的第一封诏书,诏书的内容既不是缅怀先帝也不是大赦天下,而是将当朝长公主和她的母家苏家全部发配到北境,不论男女,一夜之间苏家上下全部被发配到边疆当那最低级的配军,一路上苏家几百口人死的死,病的病到达边关的包括长公主陈卿雨在内不足十人。
  此时的北魏是目前最强大的国家,不过也是有敌人的,比如在北方的C_ào原人,也被称为北蛮;南边是大漠荒野的吐蕃人,也被称为南蛮;最后就是在中原地界和北魏朝分庭抗礼的南魏朝。而北境就是和C_ào原人接壤的地方。
  绵绵ch.un雨打在人身上,发配途中尸横遍野,士兵的打骂声,犯人的讨饶声,在慢慢的远去,殊不知在那一具具尸体中有一女子眼睑微动,或者说是一个身形单薄的女孩更加贴切。她竟是醒了过来。女子猛地坐起身,接着因为这具身体体力不支,很快就倒了下去。女子眼中显过迷茫,然后被入鼻的气味熏得轻轻皱起眉头,瞳孔慢慢有了焦距,眼神从迷茫到澄澈,当目光锁定不远处的尸体时,瞳孔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如果有人看见那双眼眸在瞬息之间的变化一定觉得不可思议。
  苏阎罗是蒙蔽的,在一次刺杀任务失败后她果断自尽了,那一刻她是解脱的,不需要再当那杀人机器谁不高兴呢,不过很可惜,老天给了她又一次生命,经过最初的迷茫很快她就淡定了,当杀手心态绝对是过关的,所以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一切,淡定的站起来,结果刚刚起来就被人喝住了
  “呵,还真有那诈死的贼配军”远处的官道上有两个士兵互相j_iao谈着走过来,一人语气鄙夷道,手持鞭子慢慢朝着苏阎罗走过来
  苏阎罗下意识的起身,下意识摆出进攻的姿态。不过,这具身体本就瘦小加上很久没有吃饱也没有接受任何的训练,她也只能有一个架子了。那个士兵只是愣了一瞬,眼神陡然变得凶狠
  “贼配军”一人说着,手上的鞭子也没有怜香惜玉,准确的来说原主面黄肌瘦的样子也不会让人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加上她父母怕她充军途中被图谋不轨的人惦记让她男装示人,脸上脏兮兮的,根本分不清男女
  苏是她的姓氏,阎罗是她的代号,也说明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当她走出训练基地的时候已经很久没有再尝试过鞭子的滋味了。她眼中闪过对士兵的杀意,对挨打的屈辱和不甘,对现在的自嘲,最后变回那个刚刚进入训练基地伏低做小的孤儿,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任由那个士兵发泄。
  “兄弟别打了,这苏家也是造孽,咱就积点德将他押回去就好了”一旁的人有些看不下去,将同伴拦下,明显是对苏阎罗同情起来
  “呸,要不是俺兄弟,老子非打死你这贼配军”那士兵又抽了几下,朝着苏阎罗吐了一口唾沫,然后两人压着苏阎罗赶上大部队。当那两个士兵将苏颜洛半拖,半拉地跟上部队,苏颜洛的身上又添加了不少的鞭伤。
  身上火辣辣的伤口时刻提醒着苏阎罗自己又变回一无所有的孤儿,只是这一次时代不同。就在刚刚,这个身体的记忆就如潮水一般灌入苏阎罗的脑海中。说来也是缘分,原主叫苏颜洛,才12岁可以说是稀里糊涂的就被发配充军了,一路上虽然自己的父母尽量保护,终究还是病死了,她,苏阎罗现在的苏颜洛又一次成为一个孤儿。
  此时的她眼冒金星,机械的走着,等架着她的两个士兵将她抛下后,她就直挺挺的摔下去。之前的那个士兵一看,鞭子又要打下来,却被一个威严却显得有些虚弱的声音阻止了。
  “我苏家的人还不是你们可以欺辱的”陈卿雨道
  “呵,还当你是长公主吗?”唱黑脸的士兵明显是来找茬的
  陈卿雨抿了抿唇,直视着那个士兵重复着“她是我苏家人”
  “苏家人?诈死企图逃脱服役,论罪当杀”那士兵继续说
  陈卿雨一听,好看的眉毛瞬间皱在一起,眼前的两个士兵很明显是带着目的x_ing的,一般的士兵根本不会认出她,而且奉命寻找有没有诈死逃脱的人也不会懂这么多。如果这两个士兵不是假冒的,就是有人教他们这么说。再深入想一下,如果在这途中找出几个“诈死”的人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管理者岂不是要遭殃,要不就是挨军棍或者直接一个欺君之罪。看来是龙椅上的那位对自己还是不放心,毕竟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但是现在苏家的队伍已经很少了,当陈卿雨看见这样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被这样对待,一来不忍心不管,二来本来就是少人的队伍必须要凝聚力,自己连一个人也救不了,苏家剩下的人不信服自己,最后也是死路。自己在军营没有苏家人同样也会过得艰难。此时的陈卿雨是这样想的,却未曾想到这是和她羁绊一生的唯一的一个苏家人。
  “倘若想诈死又怎么会找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苏颜洛反问
  “你这苏家人也没几个,能走一个是一个,不是吗?长公主”
  这一声声的长公主就像无形的嘲笑,陈卿雨听着拳头在不知不觉中握紧
  “兄弟别废话了,直接…”旁边的人话没有说完,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明显这一次就是欲加之罪罢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