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爱呀河谜案录 作者:扶他柠檬茶

时间:2022-04-24 21:26标签: 年下 悬疑 推理
第1章 【大白的死而复生】 爱呀河小区的706号房,房主楚先生被人告了。 楚先生是个作家。告了楚先生的原告,是他同楼的住户,104室的张家夫妇。前几天,小区里出了人命,104的十二岁的儿子死了。一转头,夫妇俩就把楚先生告了。 楚先生和老纪谈起这件事,平
第1章 【大白的死而复生】
  爱呀河小区的706号房,房主楚先生被人告了。
  楚先生是个作家。告了楚先生的原告,是他同楼的住户,104室的张家夫妇。前几天,小区里出了人命,104的十二岁的儿子死了。一转头,夫妇俩就把楚先生告了。
  楚先生和老纪谈起这件事,平均说两个字叹一口气,后来叹两口气说一个字。
  楚先生年纪不算大,三十七八岁,有过两本热销书,其他的知识变现,七七八八加起来,还不错,反正他独居,养活自己是够了。
  老纪是他的隔壁邻居,退休警察。年轻时候就住在这,一直住到现在,算是爱呀河三朝元老。
  老纪有个特点,他不喜欢关门。不是指房间门,是指家里的大门。每次有人路过705门口,都会看见门口大开,一个眉目凶悍的白毛老头猫在茶几边上抽烟,烟灰缸里挤满了烟屁股。
  老纪起初以为,是楚先生写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给人孩子看魔怔了。孩子嘛,看书看入迷了干疯事,从前也有不少新闻。
  ——楚先生递过去一本书,是童书。当了这么多年邻居,老纪才知道,楚先生写的是童书。
  童书能有啥啊,一个小男孩带着只流浪狗翻山越岭找妈妈的故事。就算是老纪,用那双解剖刀一般、多年以来审了无数穷凶极恶之人的双眼,也愣是没法从这本书里审出一个不合适的字眼。
  但104的那家夫妇要告楚先生,说就是因为楚先生的这本书,自己孩子死了。
  关于那个孩子的死,小区里有各种离奇的说法。因为他死得很可怜,他的母亲这样描述,晚上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她和老公在卧室里被巨响的一声“磅”惊醒,声音从院子那传来——一楼住户买房时会附赠一个很小的院子,其实就是普通yá-ng台大小,稍微大一圈,可以放个自行车、养个花啥的,但房产商管它叫“院子”。
  夫妇俩到院子里一看,孩子大半夜的在院子里,倒在那,头被一台从天而降的电视砸得稀巴烂。
  第二天,2003号的男主人被警方带走了。
  20楼的住户作证,昨晚深夜听见03室传来激烈的争吵,一家三口吵成一团,就在争吵中,家里新买的电视机被男人从yá-ng台抛了出去,酿成惨案。
  照常理,2003才是全责,是他们家的电视丢下去砸死了一个孩子。104告了他故意杀人,接着就把楚先生、或者楚先生的书,也一起告了。
  楚先生觉得,管他屁事。其他人也觉得,管楚先生屁事。就算是死者的父亲——也就是104的男主人,看着自己的妻子每天歇斯底里地在楚先生家门口咆哮尖叫,也抱着胳膊嘟囔:管他屁事啊。
  他的嘟囔被女人听见了。她骤然停止了针对楚先生的尖叫,沉默地转过头,用母狮子般的眼神,死死盯着自己老公。
  下一秒,在所有围观者眼前,女人扑向丈夫,尖叫着和他扭打撕扯在一起。
  -
  爱呀河是个老小区。
  小区前面本来真的有一条河,但很多年前被填平了。这条名字古怪的河消失,留下这个名字古怪的小区。
  这不是爱呀河小区第一次发生怪事。在老纪的记忆中,怪事从来没彻底消失过。有时他大开屋门,听外面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偶尔有那么一两次,脚步声是往自己的屋里来的。
  每当这时候,老纪都会激动地看向门口。他以为是某个人回来了,可来的大多是找错了地址的快递和外卖,以及来诉苦的邻居。
  在派出所来之前,老纪承担着街坊邻里给与的维和任务,将厮打得鼻青眼肿的夫妇俩扭开。围观人之中,就算有几天前同情这对夫妇的,此刻也低头嘀咕:神经病。
  电视机砸死人的2003室在找律师。其实2003和104纠结的点都是一样的,凌晨三四点,为何小孩会一个人跑去院子里?
  出事的区域按流程被彻底搜查了一遍,在关系上也排除了104和2003的j_iao恶——不仅没有j_iao恶,楼里住户的关系普遍不错。爱呀河做为老小区,也有某种老小区的尊严,老住户们会默认,在当年能住进这里的,都是“体面人”。
  104是七年前搬进来的。2003是十二年前。03室是个教师家庭,104是双职工家庭。
  搬进爱呀河的104室,掏空了这家人上下两代的存款,为的是学区学籍。
  104的位置很糟糕,一楼,潮s-hi;朝北,冬冷夏闷,还没太yá-ng;靠马路,吵……
  但一切都为了孩子读书。
  104的孩子,在邻居看来,很乖,读书也还行。就是那种没什么存在感的孩子,不闹,也不指望有出挑的地方。
  搜查员在孩子身亡的院子泥地下方,挖出了一具尸骸——是狗的尸体。104的夫妇说,那是家里从前养的狗,不过病死了。
  104找楚先生麻烦就是因为狗。楚先生的童书里写了一个小男孩和爱犬的冒险,中间有一段,他的狗受了伤,主角以为它死了,伤心地埋葬了它。他不舍得离开爱犬长眠的地方,夜里就睡在那座土坡上。
  但其实他的狗没有死,它只是重伤昏迷。他睡在坟墓上,身体的温暖唤醒了它,让它挣扎着离开泥土,回到主人身边。
  死者母亲很气愤:因为看了这种书,孩子就也想效仿,半夜睡在院子里埋狗的地方,被楼上的高空抛物砸死。这种书怎么能让它出版?什么死而复生,神神鬼鬼,它就该被禁掉。
  楚先生起初想安慰她:是的,我理解你的气愤,我完全理解。这是个悲剧,换成是我,我也会痛心疾首……
  老纪经过楼道,一把将他揪回去,然后对那个母亲说:你还是直接去告吧。
  -
  老纪对人心摸得很透,远比楚先生这种书写真善美的童书作家来得透。要怎么让104的夫妇冷静?城市里,一个“体面人家”要养大一个孩子,父母辈和自己所有的积蓄与资源全都砸了进去,就好像用所有钱赌一支股票,结果赔光——谁能冷静?
  就是疯了,彻底疯了,换做任何人都冷静不了。104是双职工家庭,夫妇俩都是小公司的基础员工,为了这套房,每个月加起来一万二的工资要分出八千块还贷,剩下四千,要照顾上头四个老人,要给孩子留教育经费,要过r.ì子。这年头呼吸都是要钱的。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