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错位求生 作者:书墨温酒(下)

时间:2022-05-14 20:01标签: 幻想空间 悬疑推理 都市异闻 阴差阳错
第117章 情人 宋舟刚走出一户人家, 打开了安全通道从楼梯往走下走,对身后的警员做个安抚工作。 1户一年前就搬走了,3户人不在家, 2户住着单身男x_ing, 10户家里有伴侣和孩子。再坚持坚持, 还差一层就查完了。 这点工作量对他们基层警察来说, 算不上什么, 但
第117章 情人
  宋舟刚走出一户人家, 打开了安全通道从楼梯往走下走,对身后的警员做个安抚工作。
  “1户一年前就搬走了,3户人不在家, 2户住着单身男x_ing, 10户家里有伴侣和孩子。再坚持坚持, 还差一层就查完了。”
  这点工作量对他们基层警察来说, 算不上什么, 但队长的人文关怀着实让他们心里轻松了一些。
  宋舟打开安全通道大门, 率先走了出来。
  抬眼就见一名女人正站在电梯门口, 正在等待下楼的电梯。
  宋舟缓步经过,萦绕在女人周身的香味顿时勾住了他,这个味道很熟悉,他应该在哪里闻到过。
  商场?路边?酒店?
  宋舟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女子,疑惑地眼神骤然坚定, 这个味道是耀明酒店里张巍办公室的香味。
  他来到分局,接手这些案子之后,去现场看过。张巍办公室的门一推开就有一股很清淡的味道,像是洗衣液的芳馨。
  但他去市场对比过很多品牌的洗衣液,都没找到类似的味道。
  江昔言见宋舟一直盯着女子,顺势向她看去, 立即注意到她的中指有曾经长期戴戒指的痕迹,现在用项链串了起来, 挂在脖子上。
  他微微眯眼, 恍然间觉得这个戒指在哪里见过。
  如果他记得没错,他在张巍案的物证里, 看到过差不多样式的戒指。
  叶婉柔本就觉得几人从楼梯间里出来有点奇怪, 现下他们都看着自己, 更是惊慌,质问道:“你们干什么这样一直看着我?”
  “你认识张巍吗?”两人看着女人,同时问话。
  话音落下,宋舟和江昔言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叶婉柔愕然,张了张嘴没说话。
  宋舟上前一步,拿出口袋里的警官证,“我们是江心分局刑警队的,麻烦你配合调查。”
  “刑警……”叶婉柔低声呢喃,抓着垃圾袋的手收紧,叹气转身往自己家方向走去,“跟我来吧!”
  面对着警察,叶婉柔有些坐立难安,她心里很清楚警察来找她是为了什么。
  江昔言跟着一起进门,习惯x_ing地戴上手套,环顾着家中的陈设。
  他看着玄关边高挂着的画框,钉钉子的人如果不辅助其他垫脚工具,身高最少一米七五,而这个女人目测大概一米五五左右,家里也没看见矮凳。
  旁边鞋柜里的鞋,从尺码到款式,都不是她会穿的。
  客厅里的博古架上摆着收藏品,面前和底下的几层一尘不染,但上面两层显然已经积灰了。
  他望向yá-ng台,洗衣机边的各种洗涤用品就是她身上香味的来源。
  这么讲究的女士,一般对生活品质要求不低,积灰的博古架恐怕不是她不愿意擦,而是够不着。
  单身、未婚,样貌和年纪也都符合,所以这个人就是他们要找的张巍藏起来的情人。
  宋舟坐在叶婉柔对面,镇定地问道:“怎么称呼?”
  叶婉柔低声,“叶婉柔。”
  “叶女士能带我们进来,就表示您很清楚我们的来意,我就不和您绕弯子了。”宋舟询问道,“您的……男朋友张巍,他的死讯你已经了解了吧?”
  张巍出事后,来认领尸体的是他的姐姐张娥,这位情人从头至尾没有露过面。
  叶婉柔微微点头,“新闻播过,我知道。”
  宋舟:“张巍出事前有过什么异样举动吗?”
  张巍有自己的居所,他家里收拾得很干净,警方初勘的时候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但情|妇家不一样,他之前经手过几个出轨外遇的案子,这些人寻求刺激是为了宣泄某种情绪。
  所以在这个地方,张巍对外界的表现会更多一些。
  叶婉柔摇了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张巍有好几次来我这儿,都是怒气冲冲的。我问他原因,他说是和人吵架了。”
  宋舟:“和谁?”
  “我听张巍提起过,好像叫易鑫。”叶婉柔缓声道,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很少,如今仍旧是弱柳扶风的娇滴模样。
  她将鬓角的碎发别在耳后,鲜红的指甲从黑色的发丝之间穿过,平添了几分神秘感,轻柔地叹了一声,“张巍说,他公司现在分成两派,一派支持刚回国的少东家,另一派还等着老东家回来主持大局。”
  宋舟不吃叶婉柔这套,思绪仍旧在她的话上,她说的老东家应该是秦垣,少东家就是秦延。
  “那张巍更支持谁?”
  叶婉柔:“张巍说老东家大势已去,所以他选择投靠那个少东家。但听说易鑫不这么认为,还说跟着那个少东家,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所以两人就吵得不可开j_iao。”
  张巍每次回来,都一直在骂人,他看着不服那个易鑫很久了,又因为派系的事,更加面红耳赤的。
  宋舟审视着叶婉柔的一举一动,手指在膝盖上轻敲,继续问道:“张巍出事前有和你联系过吗?”
  叶婉柔颔首,“张巍出事的那天晚上,其实给我打过电话,让我马上订机票,第二天就出国度蜜月。”
  她说着,从茶几底下拿出一叠旅游手册,怅然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因为我在张巍身边待了很多年,他从来没有承认过我的身份。可我没想到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联系上他,后来看到新闻才知道出事了……”
  她掩面垂头,悲怆啜泣。
  宋舟抽了两张纸递给叶婉柔,转头看向江昔言,见他正在房间里转悠。
  他收回视线,看向叶婉柔问:“这个房子是张巍买给你的吧。”
  叶婉柔没有否认。
  “张巍哪儿来的钱。”宋舟问。
  叶婉柔的哭声顿时收住,许久才说了句:“那是他的钱,我怎么知道?”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