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我给地府义务打工 作者: 傅寄灵(下)

时间:2022-04-22 12:34标签: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甜宠 主攻
第五卷 看不见的室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与时俱进 什么叫欢迎回来?我无语的看着他,心说不应该说欢迎光临吗?话说这两个都不是很合适,对被欢迎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他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恰当,恢复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单手搭着车
第五卷 看不见的室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与时俱进 
  什么叫“欢迎回来”?我无语的看着他,心说不应该说“欢迎光临”吗?话说这两个都不是很合适,对被欢迎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他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恰当,恢复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单手搭着车门,低头看着我们:“出来吧,往生镜就在前面。”
  我看苏韩已经下了车,便跟着钻了出去,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味道还挺好闻的,书上没说这花有香味啊?”
  红夹克解释道:“哦,之前是没有的,这是……我们老板为了讨人开心,特意找人改良过的品种。”
  “你们老板还挺浪漫的。”
  “那必须的,智商都用在恋爱上了,妥妥的恋爱脑。”
  这样说自己老板真的没事吗?不会被穿小鞋扣工资吗?他察觉到我在看他,脸色一僵,尴尬的咳了几声:“那个,您请?”
  我走到苏韩身边,挽着他的胳膊问道:“带我们进来真的没事吗?”
  “有什么事?”
  一般仙侠剧里放的,私自带生人到天宫啊,往往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严重的甚至会被打落凡间,我以为冥府也会有这样的规定呢。
  红夹克听见我的话,笑着说:“我们跟仙界不一样,那里地方小,也没什么人情味,挑剔的很,一般人确实进不去。咱们这里不一样,只要想来,随时可以过来。”
  我想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大概就是,只要想死,随时都可以死。
  红夹克又接了句:“毕竟谁会拒绝干活的人呢。”
  所以对他们来说,进来的灵魂都是廉价苦力吧?
  “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到哪里都有优待,我们这里可是很有人情味的。”
  随着他的解释,我也大概了解了这里,功德比钱重要多了,功德深厚之人,不仅可以免费入住,不用打工,还可以优先投胎,更可以自主选择投胎等级。确实如他们所说,很有人情味。
  不止我,程若榆和肖冬yá-ng也听的津津有味,程若榆甚至跟肖冬yá-ng说:“等这件事查清楚了,你就先过来吧,提前攒投胎的钱。”
  肖冬yá-ng:“……”
  往前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座延绵不绝的山,从雾中浮现出来,山脚下是一座八角亭子,亭中摆了石桌石凳,桌上还有茶水。
  我们走近了,才看见亭中还站着一人,那人背对着我们,一身青色长衫,头发竟垂到腰间,看着就很是顺滑,看个子应当是个男人。
  红夹克唤了声:“小莫。”然后快速跑了过去,搂住他的肩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被唤作小莫的男人转过身看我们,露出惊讶的神情。
  他走了过来,对我们拱了拱手,很古老的礼仪,举手投足都带着温文尔雅的味道。我们三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还礼。
  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响,也跟着拱了拱手:“你好你好。”
  小莫露齿一笑,方才的温文尔雅瞬间消失了,一副潇洒不羁的俏皮模样。
  “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来来来这边请,你们谁要看往生镜啊?”他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一个劲儿的迎着我们往山下走:“哦哦,是这位吧?死了这么久了,记忆都该淡化了,是该看看,莫要忘了重要的人才行。”
  肖冬yá-ng被他推到了山前,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小莫笑着说:“看我做什么?看镜子?”
  不是,镜子在哪里?我前后左右看了一圈,也没看见哪里有像镜子的东西,就问苏韩:“镜子在哪儿呢?”
  小莫抬手一指那山,笑道:“可不就在这儿?”
  随着他的动作,山前的白雾忽地散去,那山石朦胧中透着影影绰绰,像是蒙了一层纱,看不真切,原来这山就是往生镜。
  红夹克解释说,往生镜以前叫做三生石,后来他们老板说要与时俱进,便改成了往生镜。
  我在心里吐槽,分明三生石更好听吧?
  接着苏韩就道:“改完就后悔了,又觉得三生石更好听,怕是不久就会改回去吧。”他说这话时,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带着笑意。
  这老板还真是一个善变的人。
  肖冬yá-ng站在了往生镜前,那种磨砂感顿时消散,果真变的像镜子一样清晰起来,里面也多了一些画面。
  入眼就是一个被包在襁褓中的小婴儿,应该就肖冬yá-ng,原来会直接从出生开始回放啊,那岂不是要看很久。
  小莫像是看出了我的疑虑,笑着道:“不用慢慢看的,可以直接拖到相看的地方,这位公子,你是那一年死的?”
  肖冬yá-ng:“……”
  他之前说过自己是二十一岁,却不知道具体死了几年,具体的年岁还真的不清楚。于是小莫便先把进度拖到二十岁那年。
  画面一变,果真是如今这个模样的肖冬yá-ng,样子是一样,穿着却跟现在完全不同,我看那衣服的款式,有些像我舅舅学生时期穿过的衣服。
  他在一个公j_iao站台站着,背着一个背包,正在打电话,手机也是以前的老款,脸上带着大大的笑意,看着傻里傻气的,说不出的yá-ng光。
  然后乘上了公j_iao,坐在了靠窗的位置。车上人并不多,我看见一边的位置上,坐一个眼熟的人。
  我拉了一下苏韩:“那是吴昊吧?”
  问苏韩是因为,那人看着是吴昊,但是又有些奇怪,因为他的脸跟现在没多大区别,若是肖冬yá-ng死了有十年之久,那时的他,应该不是这个年龄才对。
  肖冬yá-ng一直在轻声的和手机对面的人说话,一直到下了车才挂断,然后快步的朝一个小区里面跑去,正是锦绣城。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