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对赌公约 作者:大狗(下)

时间:2022-05-11 14:45标签: 情有独钟 爽文 穿书 灵异神怪
第59章 谁他妈的咬我一口? 手上的颜料轻轻一搓就变成了粉末状,丁白盯着这些粉末微微出神。 在昨晚睡觉之前他根本没有看到过脸上的颜料,而且颜料覆盖的位置很明显,他怎么可能会注意不到? 除非,这些颜料是在他睡着之后被蹭上去的。 难道是陈知非?丁白想
第59章 谁他妈的咬我一口?
  手上的颜料轻轻一搓就变成了粉末状,丁白盯着这些粉末微微出神。
  在昨晚睡觉之前他根本没有看到过脸上的颜料,而且颜料覆盖的位置很明显,他怎么可能会注意不到?
  除非,这些颜料是在他睡着之后被蹭上去的。
  难道是陈知非?丁白想到昨晚来避雨的陈知非,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是陈知非那他为什么要将颜料涂在自己的脸上?
  思考中有人敲了敲门,徐思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丁白?该下楼了。”
  “哦,好。”简单应了一声之后,丁白便收拾了一下出门下了楼。
  昨天下午那间死了人的教室居然还在用,泡着人的水缸就简单的盖了一块布给扔在哪儿了,而且奇怪的是,这帮学生居然可以忍受旁边有一具尸体。
  那为什么昨天他们一个个害怕的要死?很违和啊。丁白摸着下巴想着,站在原地像是一个没事干的闲人。
  倒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是这样,原本跟他一个组的学生都闲着,因为这个水缸子本来是他们这一组的作品,不过现在他们的作品已经被毁了。
  “然后呢?”丁白朝旁边的一个男生问了一句,“水缸子都没了,咱们要怎么完成作品?”
  “啊?”被问到的男生有些懵,他像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到,“没关系的,再做一个其他的也可以,反正这个也不重要。”
  后面那句话小声的几乎不可闻,但是丁白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他的话。什么叫反正这个也不重要?
  这句话就好像这帮学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对于即将出现在艺术展上的作品已经无所谓了似的。
  可是丁白觉得很奇怪,无论是对这句话还是对这些学生。
  在之前还因为诅咒而害怕的学生,因为辅导员的一句话就可以强装镇定;明明头一天还非常恐惧尸体,第二天就可以淡然的忍受旁边的尸体。
  这帮学生哪像是什么搞艺术的,这么强大的心理素质不去学法医简直是可惜了。
  丁白虽然在心中吐槽,但也突然意识到,会不会自己的切入点错了?从一开始,他知道有关于这个‘美丽无罪’的艺术展览开始,他就将这帮学生划分到‘好人’这一边来,觉得他们和庄家们一样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只是刚刚的疑惑让他心中突然转变了一些想法,会不会眼前的这帮学生根本算不上什么‘好人’?
  “哎,跟你说个事儿。”徐思源从旁边走了过来碰了碰丁白的肩膀,示意他到边上来一下,“你发现了吗?又死了一个。”
  “什么?”丁白有些差异,快速的在屋子里清点了一下人数,十个人,果然庄家又少了一个。
  “怎么发现的?”他问了一句,如果不是徐思源突然说到这个,丁白根本没有察觉他们之间又少了一个人。
  “死的那个人的室友发现的,说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人还在,早上醒来就没了。”徐思源说到,“这他妈的就奇了怪了,不是说这事儿是和那个什么展有关吗?怎么会大晚上的死人呢?”
  徐思源的一番话突然让丁白想到了一些什么,无论是刚刚发现的消失的庄家,还是昨天的卫杰,二者之间都有一个联系,那就是睡觉的时候人还在,但是早上起来人没了。
  这不就意味着每天晚上肯定会发生点儿什么嘛。怪不得丁白老是觉得自己这两天睡个觉腰酸背痛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刚好能解释了。
  “找到尸体没?”丁白又问徐思源。
  “还没找着,不过都在猜可能跟昨天死的那个一样。”徐思源说到。
  “艺术品?”丁白说着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怎么这三个字说出来就跟身后趴了一个人似的。
  如果按照现有的逻辑,所有死亡的人都会被变成一个所谓的艺术品,比如说是卫杰变成了雕塑,还有那个死掉的女学生,变成了玻璃水缸里的美人鱼。
  那么今天这个很有可能跟前面两个人一样,已经成为了艺术品,或者说某一部分成为了艺术品。
  有了这个线索之后,余下的庄家开始寻找可能存在的目标。至于那些学生,没人管得上他们,毕竟到现在为止他们都还专注于手上的作品,旁若无人一般。
  庄家们的注意力基本还是跟昨天一样都关注在之前去到过的废弃教室,毕竟卫杰的尸体就是在这个教室里找到的。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好像打错了算盘,因为找了一圈下来他们发现并没有找到这一位庄家的尸体。
  没有吗?丁白抱着胳膊看了一眼这个教室,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证明这栋建筑里还有空间是他们没有踏足过的。
  想到这里他再次跑到了外面,昨晚下过雨后的地有些潮s-hi,空气中混着一股s-hi漉漉的气息。他盯着眼前的这个造型奇特的建筑看了半天,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个三角形的角落上。
  那是个什么位置?似乎在进入这栋楼里没有看到过这样独特布局的教室。
  “哦那个啊,好像是之前的小型汇报厅,不过很久没有人用了。”对面的学生手里拿着的不知道是笔还是啥的回了一句,“想进去的话,要从最后一个教室的旁边的应急通道走进去。不过就是不知道上没上锁。”
  “好的,谢谢。”丁白看见他手上的东西在纸上划了一下纸就被分成了两半,觉得很神奇就又问了一句,“你手里这是什么东西?很锋利的样子?”
  “一种用来做纸雕的美工刀。”那个学生像是炫耀一般的说到,“是不是很厉害?”
  “是挺厉害的,你是准备做个纸雕是吗?”丁白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却没想到对方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没、没、我就随便想想,还没确定做什么。”这个学生慌乱的说到。
  丁白默然的点点头,心中却觉得有些奇怪。他分别和两个学生进行了对话,一个学生明明说的是反正也不重要,而这个学生却表现的是在认真的思考自己要做什么。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