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室友是只垂耳兔 作者:咿芽

时间:2022-05-14 20:27标签: 校园 甜文 幻想空间 欢喜冤家
陆时年大四时,宿舍里搬来了一个漂亮小学弟。 漂亮是真的漂亮,脾气也是真的差,皱着个眉头见谁都跟欠了五百万一样,别人啃个兔头还要上去欠一句:兔兔这么可爱,你吃你妈呢?! 卫衣帽见天扣在头上,好像藏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直到某天晚上,小学弟红着眼
 陆时年大四时,宿舍里搬来了一个漂亮小学弟。
  漂亮是真的漂亮,脾气也是真的差,皱着个眉头见谁都跟欠了五百万一样,别人啃个兔头还要上去欠一句:“兔兔这么可爱,你吃你妈呢?!”
  卫衣帽见天扣在头上,好像藏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直到某天晚上,小学弟红着眼睛撞进他怀里,宽大的卫衣帽被蹭掉,露出耷拉在脑袋两侧的软白可爱的兔耳朵时,他才忍不住哇哦一声。
  还真是不得了的秘密。
  ***
  所有人都说陆时年温文尔雅,气质不凡,加上还有个优越的家境,妥妥的完美大众男神形象。
  简游只想原地咬碎一口银牙。
  什么男神会做出这种事?
  在他神智不清时把自己的白衬衫硬塞进他怀里,笑眯眯哄着他说:“游游乖,穿了就给你抱。”
  看似温柔实则恶劣占有欲超强攻X外冷内热暴躁敏感垂耳兔受
 
 
第1章 
  简游打开淋浴器开关,凉水兜头洒下,s-hi了他一头一身。
  四月刚入ch.un的天气,寒气未退,温度虽说不低,但也绝对称不上温暖。
  冷白的皮肤表面很快起了一层j-i皮疙瘩,身体覆着的薄薄一层肌r_ou_也因为寒冷收缩变得更加明显。
  挨冻的滋味不好受。
  但胜在效果立竿见影。
  身体里簇起直烧的火焰被暂时浇灭,或者说是被另一种存在感更强烈的体感压得偃旗息鼓,让他得到片刻喘息的时间。
  面上泛起的红潮逐渐褪去,他背靠在冷冰冰的墙面,仿若劫后余生,闭上眼睛大口喘着粗气。
  心中第一万次痛骂,该死的ch.un天!
  随着时间流逝,砸在他身上的水温有越来越低的趋势。
  简游在自己僵成冰棍之前关掉开关。
  没有水雾蒸腾困扰的镜子清晰地倒映出他的模样。
  少见舒展的眉头,面色苍白,眼眶泛红,头发s-hi漉漉贴在额头脸上,色厉内荏,狼狈得像只落水狗。
  不对,不是狗。
  顶多是落水的兔子。
  狗都干净利落,可没有像他这么一双软啪啪垂在脑袋旁累赘又无用的耳朵。
  他啧了一声,将目光从镜子里移开,有些烦躁地抹一把脸上的水珠。
  甩甩脑袋,伸手去拿浴巾时,才发现他整个人已经被冻得颤抖,手指僵硬,险些连浴巾都要拿不稳。
  用力握了一下五指,胡乱擦干身体,套上衣服。
  深黑色的卫衣拢在他肩膀,衣服尺寸宽大,套在他身上空空d_àngd_àng,更将他清瘦突显得淋漓尽致。
  宿舍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关门声,紧接着就是往yá-ng台过来的脚步声。
  有人回来了。
  简游皱紧眉头,动作加快。
  擦干头发,兔耳朵也被收了回去,扭头再看眼镜子,好歹是个正常人的模样了。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最后在戴上卫衣帽之前,他又在里面戴了一顶黑色木奉球帽,将脑袋藏得严严实实。
  门外随即传来水声。
  简游呼出一口气,拿上换下的衣服,拉开门,和外面洗完手正擦着水渍的人遇个正着。
  是陆时年。
  陆时年掀了眼皮看他,感受到他一身扑面而来的清冷凉气,又往他身后不见丁点水雾的浴室看了眼,不禁挑眉:“这么酷,洗的凉水?”
  “跟你没关系。”
  简游绕过他来到yá-ng台,将换下的衣服扔进洗衣机。
  挂好浴巾,又将两件干了的衣服收起,等他收拾好转身准备进宿舍,陆时年还停在原地没有离开。
  简游身形一顿,当他不存在。
  目不斜视正要从他面前走过时,余光却捕捉到他忽然伸手靠近的动作,于是几乎条件反s_h_è一般,抬手一挥。
  啪!
  清脆的拍打声,听得出是用上了力气。
  “别他妈乱碰!”
  简游往后退了两步,眼神不善盯着陆时年,像极了只被薅了尾巴尖野猫,亮着爪子,背脊的猫全竖了起来。
  掌心被震得发麻,陆时年眯了眯眼,嘴角弧度泛凉。
  不过仅持续了一秒,下一秒又恢复好整以暇的懒散模样。
  他收回手,扯着嘴角无辜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帽子歪了。”
  “用不着。”
  简游拉了拉帽子,快步从他面前经过进了宿舍。
  刚坐下打开电脑,门又被推开了。
  戴亮亮拎着个食品袋风风火火冲进来,用脚带上门,浑身洋溢着快乐二逼的气息。
  “吃兔兔吗各位吃兔兔吗!我买到古古家的兔头了,闻见没,贼拉香!”
  他们宿舍是混合宿舍。
  虽然都是进阶物理专业,但简游比他们要小一届,刚升上大三,搬进来才不到一个月。
  所以说起来,陆时年和戴亮亮都是他学长。
  至于剩下另一位,据说是去了外省做j_iao换生,简游至今没见过,也从未听他们说起过。
  戴亮亮扫视一圈,把第一个目标锁定在从yá-ng台进来的陆时年身上,献宝似的招呼:“陆哥,来个兔头?”
  “心领了,你吃吧。”
  陆时年笑着拒绝,回到座位拉开椅子坐下,打开手机扫了一眼,开始慢悠悠回复消息。
  戴亮亮转向第二个目标:“简——”
  简游盯着他,或者说盯着他手里的食品袋,眼神凶巴巴的,好像要吃人。
  于是刚冒出一个字,他就不敢问了。
  默默转身,怂了吧唧将剩下的全咽回了肚子。
  ok的,不吃就不吃吧,他一个人也吃得完。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