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洛斯提斯 作者:巫喵幽暗(下)

时间:2022-05-02 13:19标签: 强强 HE 奇幻 西方
第一百零五章 ====================== 拉塔古恩已不在它原本伫立的位置。 曾经被开凿的山和建造地基时挖掘而出的深坑裸露在外,逐渐被苍白染就、填满,是这个世界出现的又一个白色的污垢。 其上的魔造城从那里消失,无论是在落英要塞上远眺,还是在极近的距
第一百零五章 
  ======================
  拉塔古恩已不在它原本伫立的位置。
  曾经被开凿的山和建造地基时挖掘而出的深坑裸露在外,逐渐被苍白染就、填满,是这个世界出现的又一个白色的污垢。
  其上的魔造城从那里消失,无论是在落英要塞上远眺,还是在极近的距离注视,在外面的人都能同一个结论:没有任何征兆的,它不见了。
  拉塔古恩并没有“走”的太远。
  城中的人一点没有自己被拉扯着拽离原地的感觉,城外的人瞠目结舌地望着消失又重新出现的城市,忘记了言语。
  而除却拉塔古恩和落英要塞,同样在关注着魔巢的眼睛不止一双。
  在荒野流浪的赛因j.īng_灵法师突然停下,在微微的怔愣中沉默许久,最终闭上眼睛,叹息一声。
  他曾经从那位年轻的虚无民主君血中看到的未来似乎固定了一部分,代表他走过能够既定下来的道路,前方却更为凶险。
  但是这份凶险并非因为魔巢自此能够去往世上任何一个地方。
  ——而是那个将渊海视为摇篮的存在,将有可能就此彻底挣脱束缚,入主祂新的巢x_u_e。
  凡人对抗不了灾厄的意志,更何况,贝因加纳·翡银至少有一个他无须跟虚无之神对抗的理由。
  那个理由,就是诸神犯下的无法消抹掉的“罪孽。”
  接下来的考验可能并非是对那位年轻的王,而是……
  军械室中仅存的亚厄蛇人正对着移去位置的拉塔古恩顶礼膜拜,他们丝毫没有因为未能摧毁那座城市感到懊丧,而是似乎早有预谋,在落英要塞的所作所为便是要促成这个结果。
  他们知道当面对毁灭的炮火,阿塔别无选择,只能放弃血祭司给他的温和方案,冒险坐上王座强行同调,将那座巢x_u_e背得更紧。
  在不该逞能的时候逞能会付出代价,阿塔脆弱的j.īng_神禁不起这座魔巢的消耗,更多的力量该被汲取,那里的通道就会打开,虚无之神便能通过楔入渊海的连接点将自己的意志输送出来——与阿塔相见。
  “面对面”的结果显而易见,弱小的将消失,什么都不用留下,只留下神明用得上的躯壳就可以了。
  在那之后,他们的神首先将向愚蠢的古因海姆诸神,进行一场清算。
  拉塔古恩之中,将城池移动的虚无民主君端坐在王座上双目紧闭,他的身体仍在这里,意识却不在此处——被从天顶扑来的、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白雾”笼罩后,贝因加纳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就失去了意识,这霸道的攫取方式j.īng_巧绕过他脑中的j.īng_神海凝爆,走入他重重落锁的内心,轻而易举带走了他。
  这就是神祇的手段。
  贝因加纳已经有过两次这样的体验,因此第三次来临时,他平静无波地坠入满目白色,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想省略。
  ——他懂得凡事都有代价,而如果一个人身体的痛苦积聚到一定程度,也会跟他一样选择用暂时逃避来缓解。
  再次来到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唤起贝因加纳的一些回忆。
  他记起伊格纳罗注视他时的惊恐,那时候的贝因加纳以为自己身后有什么他看不见的东西恫吓着血祭司,现在想来其实不然,伊格纳罗就是在惧怕他。
  他把贝因加纳认成了自己的造物主,因此乞求他的原谅。
  而贝因加纳歪打正着的宽恕也令那个可怜的幽魂得到了安息。
  最后的人类神民随便挑选了一个方向,向着深处走去,白雾已经没至他的头顶,抬头已看不见“天空”中的黑色r.ì轮,贝因加纳心想这可能就是同调的影响之一——随着他支配拉塔古恩的程度逐渐加深,他会越来越难走出这个地方。
  但他必须出去,外面的世界还有许多事等着他。
  贝因加纳像在黑暗的丛林中端着猎枪的猎人,摸索前进,不知前面是毒蛇还是陷阱。
  不久,他听到小孩子的嬉笑声。
  他的手被无形的触感拉住,仿佛他前面真的有一个孩童兴冲冲地拽着他奔跑。
  贝因加纳低下头,看到前方一串小小的脚印快速地出现又消失,昭示着这个孩子的雀跃。
  这个世界里,虚无之神洛斯特的形象好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童,而不是他曾在回忆里看到的那座巍峨的山。
  金发青年不知道这一次对方又要做什么,又要向他展现什么,因此他十分防备。
  至少现在,对方只是在邀请贝因加纳跟自己过来。
  【来。】
  【跟我来。】
  苍白的雾气迎着他们飞快地涌来,贝因加纳被雾气吞下,但它没有危险,轻柔地包裹住他后就立刻放开——出乎意料的,映在眼前的不再是白沙,而是一幅壮美的画卷。
  那是一番无法用语言j.īng_妙形容的景象,众多神灵统治着那一方乐土,那里的海洋是银光粼粼的宝石,河流像流淌着美酒和蜜r-ǔ,群山巍峨苍翠,漂浮在天空和山海之间的建筑延绵千里,闪耀着金色的光辉,像把太yá-ng之光留在凡间。
  贝因加纳脑海中自然而然冒出一个字眼——【神国】。
  这是背面世界,神国卡辛铎尔。
  【这是我的朋友们的家。】
  无形的孩童这番语气像是在向一个新朋友介绍自己的老朋友,贝因加纳默然聆听他的话语,也不得不听,然后观看画卷的变化。
  也许听完,他就可以离开了。
  画卷的演进跟阿伊瑞的故事异曲同工,贝因加纳看到上面用两个粗糙的剪影来代表经常来探望洛斯特的两位神明,这就是虚无之神的朋友们,剪影上被画上了简笔画似的笑脸,充满色彩,却又怪异。
  背面世界卡辛铎尔有自己的世界法则,神国的每一位子民都有各自的天命,依照天命行事,成为信奉神明的代行者是无上殊荣。
  但漫长的时间过去,众位神灵厌倦了这样的一成不变,曾经的华丽变成庸俗,美好变得乏味,此时有人提议,不如以神王之位作为目标,赌上卡辛铎尔的支配权,让这个世界“活”起来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